释江尘

产粮随机,看心情。谢谢喜欢。

4.10 雷狮 生贺
*生日快乐,雷狮。
*雷安向。
*配图为自己的手写。
*ooc及逻辑不通顺歉
*踏碎星辰,我愿化身雷霆万钧为王的征途阔野无疆。




“我要赢一壶酒。” 

  雷狮抱臂倚靠在赌桌旁,这句话伴随着口中的白烟一并吐出。烟雾缭绕袅袅升起盘旋于空中,令人视线中对面的松绿双眸显得晦暗不明。 

  对方只是将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,转腕将手中的牌倒扣在桌面上,语气轻松似是在说着家常话。

   “那么,祝您好运。”

   音落,安迷修便拎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搭在肩上,单手插着口袋在众目睽睽之中迈步离去。 

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到雷狮身上,等待着他的指令。

  “真不愧是敌方的首脑人物。安迷修,你可真有意思。” 

  目送着昔日搭档今日对手的离去,雷狮的视线紧锁着桌面上对方留下的牌,嘴角仍是噙着笑。 

  “下一次的目标是Joker了。毕竟……擒贼先擒王。” 


  再次相遇时,雷狮带领着自己的一支精锐部队踏着夜色潜入了敌方的中心要塞,想要劫走他们的主要情报员。 

  却是扑了个空。

   大量的兵力迅捷地聚集过来,训练有素的动作再加上人数优势,即使是雷狮亲自带出的精锐部队也抵抗不住如此攻势。很快,他们就被包围了起来。面对现状的劣势,雷狮镇静自若地扫了眼对着自己的枪管,缓缓举起自己握枪的左手,松了扣住扳机的手指佯装要将手中枪支扔下,右手别至腰后扣住烟雾弹。在枪落下的刹那,他将指尖抵住拉环屈指勾开,随即矮身接住下落枪支,同时把已经扯开保险栓的烟雾弹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  白烟迅速弥漫开来,笼罩住了雷狮等人及周边一片。

   “大哥,是否要撤退?”耳麦里传来卡米尔沉着的声音,“现在趁着夜色混乱撤退还来得及,损失不算严重。” 

  “现在撤退?”雷狮瞥见朝向自己的枪口,侧身避开袭来子弹,俯身撑地翻滚一周躲到几个补给箱后。他用指腹摁住枪支弹匣边沿将之掣出,把早已备好的塞入换上,侧头贴近补给箱以其作为遮掩,闭起单眼举枪瞄准又解决了几个人。“好不容易到这里了,不做点什么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 

  “无论什么方面都身处劣势。”卡米尔用着一贯波澜不惊的声音,隐隐透着一丝担忧的语气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,“大哥,现在撤退是最优选择。”

   浓烟即将散去,枪林弹雨愈发密集。雷狮偏头躲开直击脑门的子弹,却还是被蹭过了额角。温热液体沿着他脸侧蜿蜒滚落,没入黑色衣领中未留下显眼痕迹。 

  “我自有计策。”对卡米尔抛下这么一句后,雷狮娴熟地将耳麦的频道切换到目前部队,沉声开口,“计划变更,全都撤离。所有人,全部迅速撤离。” 

  回头看了眼逐渐撤出的部队,雷狮迈步隐没在建筑物的阴影里,蹲下身将一具尸体上的弹药搜刮下来放入自己口袋。准备起身之时,他再度翻找了一遍尸体领口,意外收获到了一部无线电。“嚯,没想到还是个干部。”

   雷狮不带犹豫地扯下耳麦换上了无线电耳机监听内容,后背紧贴墙壁矮身游走着,最后他踏进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仓库里。

   清冷月色透过窗户的蒙灰玻璃洒在地面,映出一个长长的黑影——有个人站在那。 

  雷狮勾了勾唇角,举起手中的枪正对人影,一声轻哼自鼻腔溢出:“又见面了,安迷修。” 

  音落,安迷修缓缓昂起了头,松绿双眸染着讽刺笑意逼视雷狮,目光未逗留多久,又移向了正对着自己的枪口。“这就是你给曾经搭档的见面礼吗?” 

  “那就老规矩,打一架?”雷狮甩着枪在指尖转了个圈便被收起在自己腰间,逆着月光一步步走至安迷修身前。他将目光游弋在对方身上细细打量着,仍旧是一样的面庞,不同的是比起以前褪去了一份青涩。“新仇旧账一起算。” 

  “正有此意。”安迷修轻笑一声收起手上的枪后退半步,再抬手时手中映照出两道冷冽的光。

   雷狮毫不示弱地抽出拿来防身的军刀反手握紧向前挥去,直击安迷修。

   一瞬间,兵戎相见。

   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回响在空旷的仓库内,在皎洁月色的渲染下,刀锋泛出清冷光晕。

    一时难分胜负的打斗——直至有其他脚步声的响起,伴随着刺耳警报声。

   仓库门被强行撞开,凌乱光束照了进来,穿深黑制服的警察蜂拥而入。雷狮和安迷修不约而同地收起了手中刀刃,将各自枪械紧握手中,目光锁定闯入的这批人,迅速上膛拉开保险栓扣动扳机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  血花绽开的瞬间,一片人倒下,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。

   更多人的涌入使得人群不减反增。雷狮和安迷修交换了个眼神,双方都心领神会地将众人手中用来照明的手电开枪击灭,只剩下朦胧月色笼罩。 

  算不上清晰的视野,视觉与听觉以及直觉的搭配更为重要。雷狮一边瞄准一个个目标并毫不犹豫击毙,一边后退着躲避攻势,忽然后背贴上一个物体。他下意识就要反身开枪,花了一秒才辨识出身后人是安迷修。 久违的合作感与细微的衣料摩擦声刺激着雷狮,兴奋因子霎时在脑内漫开,耳旁的激烈枪声甚至都有些不太清晰。 

  彼此将后背完全放心交给身后人,无言的默契。安迷修迈一步,雷狮便会紧随跟上,不留一丝松懈的缝隙。 宛如华尔兹一般——却是疯狂的舞蹈。 

  雷狮侧身伸手探至安迷修视线盲点,随即开枪解决掉了准备偷袭的一个人。

   双方偏头对视的时候,安迷修看见雷狮深紫色的双眸中显露出狂妄与桀骜的笑意,月光洒在他眼中仿佛映照出空中的星星点点,宛若星辰大海般。 


  将全场的闯入者几乎尽数解决掉后,雷狮举着枪跨过横躺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,将枪口重新对准安迷修。“你输了。” 

  安迷修丝毫不惊慌地掣出已空的手枪弹匣,唇角扬起露出自信的笑容,视线扫过正对着自己的枪管:“你没有子弹了,雷狮。我数过。” 

  “可惜这是个错误的判断。”雷狮缓缓拉开手枪的保险栓,脸上的笑意傲然且张扬。“你忘记我的小习惯了吗,安迷修。” 

  安迷修深埋在脑内的记忆瞬间被翻出:每次任务前雷狮都会在枪内放一颗子弹,以备不时之需,所以他总会多一发子弹。

   过去翻涌着滚过脑海,私人情绪被一并带上。安迷修闭了闭眸强压下心头情感,唇角仍是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“真没想到有一天你这个习惯会用在我身上。”

   雷狮无言保持着得意笑容,指节微屈佯装要扣下扳机,余光却捕捉到一个人影倚靠墙角举枪正对着他们这边。 

  “再见了。”鼻腔溢出不屑轻哼,雷狮转腕将枪口挪了两三厘米对准后方目标,送出了最后一颗子弹。 

  预料之中的枪声响起,却未有丝毫痛感传来。安迷修重新睁开双眼看向身前人,见雷狮的视线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定在后方,便也随之看去——一个手握着枪的人已经在墙角没有了生气。他刹那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收回视线抽出腰间的备用弹匣装入手枪,扭转局势拿枪指着雷狮的头。“这下你肯定没有子弹了,雷狮。” 

  雷狮镇静自若地迈步走近身前这人,主动将胸口抵上安迷修的枪口,仍然是自信的神情。他不顾对着自己的枪管,抬手勾起安迷修的下巴,声音中夹杂着低沉笑意:“Marry or bury?”

   安迷修怔愣了一瞬,随即回神对上雷狮灼热的视线,转腕将枪口抵上对方下巴,倾身凑近在他耳畔吐出了一个答案。


 
  后来再见之时,雷狮独自一人拎着一瓶酒来找安迷修。他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安迷修正在指挥部下重修基地。 

  将酒扔给安迷修后雷狮便打算转身离去,却意外被叫住了。

   “雷狮,这就是你赢来的?”

   “对,赢来的。” 

  雷狮回头与安迷修对视,松绿双眸在阳光下愈发熠熠生辉,恍惚之中似是看见了自己的身影倒映其中。

   “然后拿来娶你。”

恶魔妈妈摸妹妹。……
把那个三十天x幻想挑战里面挑了篇不那么少儿不宜的上来。
被强烈要求写涅槃。……尽力了尽力了,ooc预警。
设定是凤白涅槃后处于一段朦胧期,变成了少年体x

应该不会翻车吧。……(担忧)

七宗罪-妒忌

膑芳,狄芳。
孙膑略有些病娇化。ooc见谅。
配合BGM《Tag,you 're it》或者《Spider dance》食用更佳。

正文:

“元芳元芳,我们一起去……”拎着早已准备好的果篮,找你去野餐。冲进你的房间,就看见你穿戴整齐,兴奋地开口打断了我的话。
“孙膑,今天狄大人说要带我去郊外!好久没去郊外了,虽然说是办案,但还是……”
满腔热情都被打断,还被浇了一盆冰水。即使是这炎炎夏日,似乎心也有些凉意。
后面的话似乎也听不清了。
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
每次都是“狄大人狄大人”,即使是你和我单独出去,也总是会提到“狄大人”……
为什么你的眼里似乎只有你的狄大人?
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?

……

“孙膑,孙膑?”
思绪被唤回,抬眼对上面前人疑惑地双眸,压下心头的想法,重新扬起一抹“纯真”的笑容。
“元芳,我准备了一点点心,一会儿你和狄大人去郊外,带上一点吧。”
“啊?好呀,孙膑每次准备的点心都可好吃了。狄大人也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看着你单纯的笑容,我也跟着笑。
将你带到我的家中后,看着你仍是带着纯真的笑容,坐在椅子上,晃着双腿。
悄悄将门反锁后,扬起一抹平常那般的笑容,拉着你的手,走到了房间里。
让你坐在我床上,看着你略带疑惑的神情,我做了个神秘的表情。“等一会儿,给你准备了好吃的。”

……

来到了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自己精心制作的蛋糕。定定地盯着蛋糕,嘴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。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色粉末,轻轻撒了些在蛋糕上。将它放回去后,便端着蛋糕回到了房间,顺手锁上了门。重新露出“纯真”的笑容,将蛋糕递到你面前,眨巴眨巴眼睛。
“元芳,这是我自己做的,你尝尝。”
看着你惊喜地绽开笑容,毫无顾忌地吃着蛋糕,我笑得愈发开心。

……

静静地注视着你开始打哈欠,犯困,一双绒绒的大耳朵也聋拉了下来。我接过你手上的空盘子,歪头指了指枕头。
“困了吗?要不先睡会儿?”
“嗯…是有点困。可是狄大人还等我…”
我眨了眨眼睛,复而露出一丝浅笑。起身走到床边,按着你的肩膀,让你躺在床上,然后给你盖好被子。
“还早呢,不急,一会儿我叫你。”
看着你似是赞同了我的话,缓缓闭上了眼,陷入了沉睡。我静静地坐在床檐上,注视着你可爱的睡颜。
轻叹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盘子洗净放好,复又回到房间,看着你仍是乖巧地躺在那里,安静地睡着。走到床边,附身凑近,抬手温柔地摸着你令人爱怜的脸庞,低头在唇上印上一吻。
“元芳眼里好像只有狄大人呢。”
“但是孙膑想让元芳眼里只有孙膑。”
“元芳现在就只陪孙膑一个人玩吧。”
“孙膑会永远陪着元芳的。”
“因为喜欢你啊。”
“所以元芳也会一直陪着孙膑的吧。”




“我得不到的,别人也别想得到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释江尘 执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龙凤(龙信×凤白)

#龙凤
#无粮自产

浑浑噩噩地醒来,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一张类似于床的物体上,双手被绑在了床头,双脚也未幸免,被铐住在床尾。

双眼被蒙住,看不到任何东西。使劲地挣扎了两下,只是徒劳。警觉地察觉到有人靠近了自己,抑制不住怒气开口:“谁!”

一种熟悉声音传来,还带着丝笑意:“小凤凰,难道你不记得我了?”

闻声,知道到是白龙后,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吼了过去:“疯龙,你想干嘛!”

只听得他低声笑了下,随后就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物体贴在了自己胸口。冰凉的触感,给自己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开,却听到那人的声音又再度传来:“凤凰,别再动了,否则,这把刀就要进入你的身体了呢。”

听完他的话后,愈发恼怒,更加剧烈地挣扎着,想挣脱开他的束缚。

忽然,疼痛感从胸口处传来,感觉到自己的血好像正在缓缓流出,不由得怔住。

此时,感觉到疼痛处似乎被舔了,酥酥麻麻的感觉,和痛感交织在一起,使自己的大脑逐渐开始混乱了起来。
“疯龙,你…”

“小凤凰,你可真是不听话。都说了会受伤,你怎么还这样呢?”他带笑的声音传来,顿了顿,又接着,“还是说…小凤凰你喜欢这样?”

刚想出言反驳,却被他的吻堵住了嘴。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,舌头交缠在一起。想反抗,无奈双手没有自由,只能任了他。

快喘不过气时,总算被人放开。扭过头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想翻个白眼给他,却无奈眼睛被蒙住。

感受到灼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颈窝,就听到他说:“夜还长,就不急着吃你…”

说罢,便又含住了锁骨,微微用力啃噬几下后,便一路吻了下去。

酥麻的快感传达到大脑,眼前的一片漆黑,让自己不禁有了想与之一起沉沦的想法…

夜…很长呢…



PS:这是自己蛮久前的产物了…清内存的时候发现了,扔上来保存下……
持续练文笔,ooc求勿嫌/掩面遁走

白膑

#白膑
#认错性别梗
#李白视角
(三年起步,死刑不亏。后续待定。嗝。)
ooc我的,李白和孙膑你们的。

第一次见到那家伙,是在战场上。
我们是敌对方。

刷野时,瞥了眼地图,发现她一个人在上路,便抱着想调戏下的心理过去看看。

那人发现我的接近后,便躲进了防御塔下,边时不时抬头警惕地看着我,边在塔下清着兵。

「真是可爱的女孩子。」望着那人有趣的反应,弯了弯眸子,移步走开继续去刷野,打算一会儿再过来调戏下。

发育得差不多时,便赶去支援队友。途中又看了眼地图。「嗯?不在上路了?」心下疑惑,倒也并未太在意,脚下加速,便赶到了队友那边。

“三打一,看来你们很喜欢小鹊鹊啊。这么热情。”刚到小医生旁边,就看到敌方三个人追着我方小医生。边开口调侃,边移步冲了过去救援小医生。

不一会儿,在小医生的辅助之下,干掉了两个。边追着剩下的一个,边吊儿郎当地对小医生开口“小鹊鹊,不如奶我一口呗?”受到了小医生的白眼后,便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口风油精。微微咳了两下,含笑看了眼小医生,脚下加速便继续追人。

抬眸注视着前方,发现多了个小小的身影。

「是他啊。」勾起嘴角,位移到人身旁。低头看见他眼中的慌乱,弯了弯眸子,刚想开口打个招呼,便感觉到了一阵眩晕。回神之时,发现那人早已走远。

......

战斗结束后,懒洋洋地叼着草,漫无目的地闲逛着。
刚才的战斗自然是赢了的。但是那小小的身影却在我脑内迟迟挥之不去。

边神游边走着,视线中突然闯入了那个自己念念不忘的身影。唇边不禁扬起一抹笑意,快步走到那人身后,抬手拍了拍她的肩。“哟,刚才的小姑娘。”

看见她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轻声开口“我可是男孩子啊,李白哥哥。”

闻言,我微怔了几秒。回神后,心情略带复杂地开口“你...真的是男孩子?”

看着他仍旧笑得乖巧,用略稚嫩的嗓音回答“嗯,是的。孙膑是男孩子。”

定定地注视着眼前的小人儿,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整理了下脑内的思绪调整好心情后,扯了扯嘴角,低声自语“李太白,你这次不仅栽到了个小孩子身上,还是个男孩子。”

微微晃了晃脑袋,弯眸注视着那可爱的的小脸,伸手揽住他的肩膀,含笑开口“认错了性别真是抱歉,不如...我请你吃好吃的?”

看着他的双眸在听到了“好吃的”三个字后略显期待,好听的声音中都带了丝开心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眯眸看着他笑得灿烂的脸庞,抬手捏了捏他的鼻尖。轻笑两声之后,便揽紧了人的肩膀走了。

「小馋猫,可真好骗。不过嘛...我喜欢。」